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与一对母女俩的混乱生活

那还是我在一个歌厅看场子的事了,我胡哥开了个歌厅见我复员回来一直没什麽事,就叫我去他的歌厅里玩,顺便帮着看下场子,也就是有小流氓来捣乱了,我制止一下就行了,因为当兵前我在那一片经常打搅斗殴也算是有点小名气吧。

  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下午来到歌厅里的沙发坐下,这个时候胡哥过来悄悄的给我说,今天有个鸡头骗了两个东北妞,好像是母女俩带到歌厅里坐台了,让我看好她俩,就连上厕所也要跟着。别跑了,顺便开导开导她们。

  我明白了,肯定是鸡头在火车站骗的。

  我跟着胡哥到了一个包厢里看见了这两个东北女人,有一个年级看着有三四十岁,一个很明显就是满脸稚气未脱的小姑娘,这个时候那个年纪大点的东北女人抬头看了我一下,我擦,我惊了,这个女人五官精致,剪发头,上身穿了一件碎花衬衣,一条灰裤子,还有一双磨得有点发白的的褐色皮鞋。典型的山里的金凤凰,还不会打扮。

  我从包厢把胡哥叫了出来跟他要了两千块钱,说要给她们母女俩买两身衣服好坐台,穿着那种衣服也不适合坐台啊,哪个客人能点这种土不啦叽的小姐啊。

  顺便今晚就让她们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坐台。胡哥答应了,就说让我来看着办吧。

  我把两个女人领到了我们员工的宿舍,都在一栋楼里,也不怕她们跑,她们就知道一个大门,还有一个暗门是供JC查房的时候客人跑的,在楼台间下面的一个小旮旯里,平时是锁着的。

  到了屋里,那个年纪大点的女人忽然给我跪了下来,抱着我的腿说,大兄弟,你们该不是要把我们娘俩要卖了吧,我笑着说不是的,我是来教你们挣钱的。我让那个女人站了起来,让她坐在床边上,就问了问他们的情况。

  年纪大的女人说,她叫胡静,今年三十五,女儿叫文文,今年十八 岁了。家里穷,小学上完就不上了,一只帮家里干活。

  她们是来找他丈夫的,她的丈夫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也没有寄回去一分钱,现在只知道她丈夫在这个城市里打工,但是地址还有钱都在火车站丢了,找不到她丈夫了,这个时候有个中年女人很热心的帮她们,领她们吃的饭,还帮她们找的这份工作,说很能挣钱,就是到歌舞厅里当公关,不需要什麽技术。

  她们就来了,可是一进歌厅大门进了包厢那个女的就不见了,她们很害怕。

  呵呵,这个时候我说现在不用怕了,人以後慢慢找,你们先挣点钱再说吧,你们就好好休息休息,不要乱走了,这个城市很乱很不安全,明天我来带你们转街去。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那个小姑娘已经靠着床边睡着了,我就站起来说有事先走了。

  第二天清早九点多我到了员工宿舍,敲了敲门,胡静给我开了门,我进去转了一下,屋子也收拾的乾乾净净,娘俩也都洗漱乾净了,专门就在等我了。这个时候看我的眼神也没有了当初见我时候的恐慌了,可能是睡了一觉休息好了的缘故吧。

  领她们吃完早点後,到了商城按照我的眼光给她们母女俩各买了两身齐B短裙,黑丝袜,白皮鞋,和蕾丝衬衣,蕾丝胸罩和内裤就回到了宿舍,这个时候那个胡静脸红红的对我说,大兄弟这些该不会是让她们穿的吧,那穿出去怎麽见人啊,我说在城里都是这样的,你们试一试吧。

  胡静很不好意思的把衣服拿起来看了看放下了,又拿了起来看了看,我说怎麽了?她说大兄弟你在这里,我们娘俩怎麽换衣服呀,我连道,呵呵不好意思,我出去,说完就到了屋外,把门关了。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门响了,我一看娘俩已经把衣服换好了,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震撼,母女俩就像是一对姐妹站在一起,年纪大的风韵犹存,黑色丝袜包裹在一双健美的双腿上,白色的包边皮鞋套在金莲上,奇逼小短裙紧紧的包在浑圆的臀部上,蕾丝衬衣隐约的透出里面36D罩杯的乳房。

  有种AV片里中年熟女的感觉。

  年纪小的青涩纯情,脸蛋上粉嘟嘟的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羞涩的表情,小嘴唇有点撅撅的,两手抓着自己的裙摆,生怕裙子不小心会把底裤露出来。不知不觉我的小弟弟已经在裤子里顶起了高高的帐篷。

  这个时候胡静看我呆呆的看着她们含蓄的咳嗽了一下把我从失神中唤醒了过来,我尴尬的笑了笑,呵呵,不好意思,没想到真是人是衣裳马是鞍,没有想到衣服一换你们就跟换了个人一样。真漂亮。这时胡静笑了笑,好看吗,我怎麽觉得不好意思传出去啊。我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然後我就交代了她怎麽对待客人。怎样能拿到更多的小费。要和别的姐妹们搞好关系。胡静一一听在心里记了下来。

  晚上我带她们下到三楼的一个包厢里坐了下来,包厢里有十几个小姐,有在打麻将的,也有玩扑克的,然後交代了一个小姐让照顾照顾,教教她们……我让照顾她们的那个小姐很上路,她是胡哥在歌厅里的一个姘头,很明白该怎麽做。我知道接下来包厢里肯定会放黄色影片。

  晚上十点多客人陆陆续续的来了,我看到有两个猥琐男上来了,然後我就想到,我的机会来了,先让这母女俩上去,这俩猥琐男肯定会让这母女俩上一堂生动的教育课。然後我在做好人,呵呵,得来全不费工夫。

  果然在包厢里呆了三个小时後,母女俩衣冠不整的就出来了,满脸的泪痕,找到我,说不做了,我说这怎麽行,客人已经把小费付了,要是不做下去,你赔客人的钱啊,然後我把两个客人的小费共四百块钱给了胡静,胡静有点不相信的看了看钱,四百块钱啊,这麽多?三个小时挣到了她们在家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我笑了笑,有付出就有得到,晚上请客喝酒吧。

  到了下班的时候,我照例送她们母女俩上楼,顺带了几个果盘,一捆啤酒。

  进了屋,坐在床边就边喝边聊,不知不觉三个人一捆啤酒就喝完了,我又让楼下的送来了一捆啤酒,大约喝了有五六瓶的时候文文已经醉的什麽都不知道了,躺在床上。

  而胡静还醉眼迷蒙的和我说着不知所谓的胡话了,我看时机来了,我说你醉了,躺下睡吧,我把文文给推到了床的里边,把胡静轻轻的推倒在床边。

  这个时候胡静忽然伸出胳膊把我搂住,嘴里喃喃的不知道说什麽,我顺势也就压到了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她胸前乳房的挤压,我知道她可能把我当成她老公了,这个时候她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纠缠到了一起,我把手顺着她的短裙,把她的到了小腹上面,露出了黑色丝袜包裹住的白色蕾丝内裤,我把她的高跟皮鞋脱掉,慢慢的从她的脚尖开始亲起,一路上移到了丝袜的裆部,我用牙齿咬破了丝袜,看见她洁白的内裤上已经透露出了一片湿湿的痕渍。

  我把她的内裤拨到了一边,肥美的阴唇展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伸出舌头在她阴唇顶部的一个小肉蛋蛋上面轻轻的舔了一下,这时只听见胡静一声娇呼,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头,让我不能动弹。说,老公那里脏。

  我哪里管得了那麽多,我用嘴唇狠狠的吸住了她阴唇上面的小阴蒂,用舌头不停的缠绕,不停地舔弄,顺便解放了自己的双手,把自己的衣服裤子全部脱掉,露出了我狰狞的大鸡巴。翻身69势的把鸡巴放到了她的脸上,这时她也把我的鸡巴含到了嘴里。

  我感到一片温热包住了我的鸡巴,我往前送了两下,噎的胡静直乾呕,这时她的逼逼已经让我玩弄的潮水横流。

  我掉过了身子把我的鸡巴放到了她的阴门口,轻轻的研磨了起来,胡静好像受不了了,挺着腰直用逼门寻找我的鸡巴,像一逼吃进去,我怎麽能让她这麽轻易的就舒服呢,我就用鸡巴死死的顶在她的屁眼上,就是不进她的逼里,弄得胡静直叫老公我要,老公操我,老公要你的鸡巴戳死我吧,我看这个时候差不多了,我把鸡巴顶到了她的逼门上,胡静感觉到了我的鸡巴然後猛的腰往下一沉,咕叽一声,我的鸡巴没根进入了她湿滑的阴道里,接着胡静一声喘息,很满足的样子,等着我的抽插,但是这个时候我感到有点痛,因为她的逼很紧,有再多的水也没用,几年没用过的逼了,怎麽能让我粗大的鸡巴适应的了呢。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我感觉到我的鸡巴已经适应她阴道的紧度後,我开始了我疯狂的抽插,弄的胡静直喊老公慢点,逼逼受不了了,这时胡静猛地把腰一抬脱离了我的鸡巴,一股尿液就尿到了我的肚子上,然後胡静就瘫软了下来,可是我还没有爽啊,那种空荡荡的感觉实在难受,我直接大鸡巴顺着胡静的逼门又插了进去。

  啊……老公你……弄死……我了……啊……胡静娇喘连连的叫到,我大约又抽插了三百来下,感觉到鸡巴要射了,我急忙把鸡巴从她的阴道里抽了出来,一把握住鸡巴对着胡静的樱嘴就插了进去,接着脊梁骨发凉,一股一股的精液就送进了胡静的嘴里,胡静来不及吐出来,精液射得很有力度,全部都射进来胡静的嗓子里,胡静没办法只能全喝了,这个时候胡静因为过度的疲劳也沉沉的睡了。

  我也累的躺在了胡静和文文的中间的睡着了。大约睡了一个来小时的时候,我转了个身,正好面对着文文,文文的头发不断的撩拨着我的脸,我睁开了眼睛看着文文沉睡中可爱的样子,我的鸡巴又不自觉的涨了起来,我心想一个也是吃,两个也是吃,妈的,乾脆全都吃了。

  这时我就用手轻轻的搭到了文文的大腿上,看文文没有什麽反应,我胆子大了起来,我就轻轻的抚摸着文文的大腿,慢慢的移到了文文的大腿根,我慢慢的在文文的逼门处用中指轻轻的画着圈圈,观察着文文的反应,看见文文双颊粉红,鼻尖上隐隐的冒出了一小片汗珠。

  我感觉到文文此刻也诱惑的差不多了,我把文文的丝袜还有可爱小内裤轻轻的褪到了她的屁股下面,然後直接用手摸了摸文文春潮泛滥的逼门,手上沾满了文文的淫液,糊到我鸡蛋般大小的龟头上。

  慢慢的对着文文的阴门挤了进去,这时文文好像发觉了,睁开眼睛看见我正趴在她的身上,下身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慌乱的就要大喊,我立刻用手捂住了文文的嘴巴,轻声的说,你不想你妈知道吧,你不怕丢人?

  这时文文闭上了眼睛,从紧闭着弯弯的睫毛中眼角慢慢的流出了一滴眼泪。

  这个时候我知道我不能心软,既然当了小姐了,以後迟早让别人破身,还不如我破了,想完我就把鸡巴缓缓的送入进了文文的阴道,看见文文这个时候疼的身子都弓了起来,那副表情好像在说,不要,不要。

  慢慢的我感觉到了我的鸡巴遇到了阻碍,不用想,一定是处女膜了,我直接挺身子,鸡巴使劲的一送,顶破了那层薄薄的嫩模,文文的脸直接都皱到了一块,死死的咬着牙。

  我停了下来,告诉她女人都有这一步,过了一分多钟,感觉到她的阴道似乎适应了我鸡巴的粗细,我就开始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大约抽插了三十多下,文文阴道里也又开始流出淫液,我跪着把文文的双腿放在我的腰上,看着我鸡巴在她阴道里不断着进出,鸡巴上挂着一些血液,还有她的淫水,我越来越亢奋,文文似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慢慢的配合起我来,我抽插的更努力了。

  在文文紧紧的阴道中,我的龟头摩擦着文文阴道内的息肉,每次都感觉一张小嘴紧紧的含住了我的鸡巴,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太舒服了,过了三五分钟我的鸡巴受不了了,我知道我要射了,这个时候我把头低下一口咬住了文文的乳房上,精液一股一股的射进了文文阴道的深处,我慢慢的拔出了鸡巴,看见文文的逼上缓缓的流出了白色里掺杂着点暗红色的液体。

  用纸给她擦了擦,说,我以後会对你好的。

  经过了这次,我让她们母女俩搬到了我的住处,晚上坐台,半夜两点後回家生活,过了没多久胡静也感觉到了我和文文的事情,并没有说什麽,可能是思想已经改变了吧,毕竟没事就看乱伦的片子,也就慢慢的习以为常了,在以後我们就三个人一张床,一张被的颠龙鸾凤了,我的鸡巴基本上三五分钟换个逼插,或许前半夜我的鸡巴在妈妈的逼里,後半夜在女儿的逼里。

  我在干文文的时候让文文叫我爸爸,在干胡静的时候让胡静叫我叔叔,哥哥,或者弟弟,总之这种日子很销魂。

  过了可能一个来月,胡静告诉我她的钱也挣得差不多了,也该回家看看了,把老家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估计一个月後再回来找我。

  我说行。送上火车看着胡静文文母女俩渐渐远去的身影,我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字节数:9543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可是,妈! 下一篇:用黄片引诱妈妈和姨妈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